Latest Post

2017年上海市嘉定区业余联赛健身气功比赛工业区队勇胜夺冠 中国武术的瑰宝探寻中国最好一本武术书的奥秘

“我在和欧美赛事商业合作的过程中突然发觉,他们到中国来就是圈钱。我们的体育文化产业受外来的赛事文化产业影响非常大。我希望在这种环境下能把武术职业联赛做起来,有一天我们中国人出去会说,你看我们中国职业联赛可以在美国三大广播电视网播出,你是一个中国人,你出去应该自豪。而不是像现在,NBA整天在中央电视台播来播去。”

武术悖论
WMA脱胎于2007年3月开打的“武林大会”。这个筹谋了8年之久,以业余武术爱好者为主要参赛选手的擂台赛,在体育频道亮相的最初,足以彻底颠覆武术爱好者类似于李白《侠客行》里“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武侠想象。“节目里武术门类倒是够多,这拳那掌的名目繁多,赛前花絮里那些拳手一个一个也耍得虎虎生风。可为什么比赛一开始就成了街头斗殴?哨一响奔着对方双腿就去了,一个所谓的武术招数都没有。”用中视体育公司工作人员的话来总结,“因为都是业余选手,速度和力量上都没有观赏性。”以至于张艺谋在提到眼中的央视《武林大会》时含蓄地指出:“中国传统武术在打斗中蕴涵着一些独特的韵味,有诗意,有意境,并不是简单地打打杀杀。我希望参加《武林大会》的高手们能够呈现给观众有韵味有诗意有意境的打斗。”
不过,来自体育频道的数据显示,赛事开播一年半,《武林大会》收视率直达0.72%,得到韩国、东南亚国家甚至著名的拳击经纪人唐金的关注。这给了中视体育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阮伟信心,他告诉本刊记者:“《武林大会》并不是往国外推的主要目的,我是用‘武林大会’这个赛事去试一试,看看有多少国家、传媒对我们这个赛事有兴趣。”
对于7月26日将在黄山开打的首届中国武术职业联赛,形式的确定并不难。比赛分为团体赛和个人赛,团体赛规定每场比赛5名队员上场,每场比赛打满5局,每局按3回合总得分决定胜负。个人赛将在年底进行。阮伟告诉本刊记者,难的是“打什么”:“中国武术有据可考的拳种有129种,每一个拳种的技击技法都不太一样,总不能让大家自由打吧?我们经过《武林大会》两年的试打、分析,大胆地作了一个尝试:首先从太极拳中挑出30招,也就是30个搏击技法的动作,这30招可以环环相扣,可以连续打出,也可以单个出击。裁判规则中明确规定,选手在对垒时只能采用这30招中的技法击倒对方才可得分。”另外,为了充分体现中国武术“四两拨千斤”的特色,所有选手将不按体重划分级别。
阮伟坦言,目前确定的比赛规则并非一成不变。“我们今年从太极拳里选了30招,经过比赛以后,可能这30招到明年会变成20招或者留下10招,然后我们再从另外一个拳种里再筛选5招、6招放在我们比赛当中让运动员去训练,逐渐形成一个中国武术经典技法的展示,做到大一统的中国武术职业联赛。”
在北京体育大学博士生导师易建东看来,这种标准化是项目推广必要的方式。他告诉本刊记者:“武术是中国古代多元文化的混合体,有拳种,有器械,项目庞杂,如果分拳种各打各的,不好评判。作为冷兵器时代的产物,武术的特点就是全面攻击,全面防御,讲究终点公平,以生死决胜负,招招直击对方要害部位,这在文明的现代社会是不被许可的。因为技术上要规避伤害人的地方,观赏性就会下降。这是一个悖论。当武术比赛用电视的形式表现,电视必须在娱乐性和激烈性中找一个平衡点,将模糊评价变为精确评价。文明竞技性的打斗技术发展了,这是对古老武技的一种‘移情’,我理解为是一种文明的进步,但却是国术之退步。”
这又出现一个悖论:“在这种标准化体系下,不可能原汁原味地展示中国功夫。”不过,易建东认为,央视体育频道正在做的武术职业联赛是在摸索传统武术传播与现代推广体系相结合的传播模式,其意义正像阮伟所说,如果不把这个职业联赛做起来,最后武术的概念会被搏击概念替代。搏击的概念大于武术,然后武术最后被溶化在里面,这点对中国武术的推广非常不利。只有办一个强大的赛事才能满足。

职业联姻的未来
体育产业能做多大?在中国,这还是一个未知数。已知事实是,虽然中国的广电政策对外资电视媒体实行严格的准入制,但众多重要的国际性体育赛事都选择了中国。
阮伟说,做了两年《武林大会》,中视体育投入了4000万元,今年职业联赛刚开始,已经投了1000万元。1990年阮伟还是一名体育记者的时候跑武管中心专项,如果说那个时候跑武术完全是一种喜爱,那么现在做武术职业联赛已经不能仅仅用兴趣来解释了。“我在和欧美赛事商业合作的过程中突然发觉,他们到中国来就是圈钱。我们的体育文化产业受外来的赛事文化产业影响非常大。我希望在这种环境下能把武术职业联赛做起来,有一天我们中国人出去会说,你看我们中国职业联赛可以在美国三大广播电视网播出,你是一个中国人,你出去应该自豪。而不是像现在,NBA整天在中央电视台播来播去。”
“没有人不感叹中国体育迷的可怜,因为没有一个国家的人像中国人这样是靠欣赏其他国家的体育赛事来过瘾的。一旦把NBA停了,把英超、意甲停了,把F1停了,我们还能看什么?”央视体育频道总监江和平告诉本刊记者,赛事转播权是体育电视产业中的一个核心要素,它包括赛事新闻报道权、赛事集锦权和赛事实况转播权。对于体育电视来说,一旦拥有热门赛事的独家赛事转播权,便意味着高收视率。“频道是二度售卖的载体,第一次售卖的是节目,第二次销售的是观众,也就是收视率,它们都是有价格的。在国外,无论印刷媒体还是点子媒体,两次销售都是同时存在的。如ESPN的广告收入所占比例还不到总收入的50%,其他都是由旗下相关的产品创收的。中国媒介盈利模式是一个特例,靠收视率所获得的广告单腿支撑。国内体育频道的盈利95%以上来自广告。”热门赛事在整个电视体育市场中属于稀有资源,这种天生的特殊地位,使其成为各方力量争夺的焦点。以ESPN为例,虽然它最初是靠转播大型赛事打响了牌子,但是为了让自己的频道与其他体育频道有所区别,它创办了极限运动比赛,吸引观众的同时,也使其频道定位“让观众得到娱乐”得以充分展现。
在赛事的转播权上,央视具有特权。2001年国家广电总局下发的《关于加强体育比赛电视报道和转播管理工作的通知》中明文规定,国内外的“重大赛事”,比如奥运会、世界杯(包括预选赛)、亚运会,其境内转播权必须统一由中央电视台负责谈判和购买,国内的其他电视台只能从央视取得相应的转播权限。江和平告诉本刊记者,占市场收视份额八成以上的央视体育频道,80%的节目首播靠版权购买。而这其中,虽然也有国内赛事,但所占份额很小。每年花在国外赛事版权购买商的费用占到频道支出一半以上还多。“2005年我接手体育频道的时候,频道还只是一个被动的传播者,靠出售播出空间盈利。”而江和平相信,媒体办赛事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易建东指出,非国际化的体育不能称其为体育。通过出售体育国际赛事的转播权,既能确保运动队取得稳定的收入,又能够通过传媒转播为其做宣传,在美名远扬的同时又财源滚滚来。UEFA的机关杂志《UEFAflash》的专栏“聚焦娱乐价值”中,其秘书局局长埃古纳这样讲述:“今天在欧洲,基本收入已经不依赖门票收入,电视转播权费和赞助收入的重要正在变为普遍的想法。反过来对于大众传媒来说,要壮大发展并走向国际化,一旦搭载着逐步迈向国际化的体育节目,传媒产业就可将触角伸向五洲四海的各个角落。这一举多得且彼此双赢的交易,俱乐部与传媒自然一拍即合。”
“其实,全球正发生大规模的视频节目片源不足问题,各大媒体将优质节目出售到国外已经成为现实潮流,并且,全世界正加快电视多频道化的步伐,国际市场对于传播调味品的需求日趋增加,这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体育这种调味品价格飙升的可能性。”
易建东告诉本刊记者:“中视体育推广有限公司更名为中视体育娱乐有限公司,标明了中视体育想把精力放在赛事品牌打造上。”作为央视体育频道唯一的商业运营机构,中视体育隶属于中央电视台,既是体育节目的制作基地,又是赛事开发、策划、制作、推广等商业运营的基地,同时还是优秀运动员的经纪推广公司。
依托CCTV-5这个有极强服务性质的国家级电视转播平台,中视体育同央视体育频道的战略伙伴——国家体育总局形成了高度紧密的伙伴关系。截至2007年,中视体育共与国家体育总局11个中心建立了赛事合作伙伴关系,基本完成赛事资源的网络建设。这其中,唯有武术,是中视体育认为最有可能打造成国际赛事的项目。
“中国唯独只有WMA真正能做到赛事的产业化运作,因为其他联赛的所属权都归各省体育局和国家体育局,而不属于俱乐部。如果运动员不真正归属于俱乐部就会出现一个什么问题呢?就是俱乐部只用运动员,而不培养运动员。”阮伟说,中国武术职业联赛最大的特点就是:第一,俱乐部的运动员的所属权归俱乐部。第二,运动员的培养,也就是说俱乐部的生产的这个过程是归俱乐部负责。这样,WMA才能够产生一个自我经营的循环过程。一个真正的具有产业化特质的赛事,它只会把赞助作为它资金来源的一部分,而不是绝对。也就是说确保赛事成本的费用不完全来自于赞助商,跟完全依靠赞助商的赛事相比而言那风险就小得多。WMA最大的突破,在于它是唯一由总局所属中心之外的单位来主办的职业联赛,像中超有足协,排球联赛有排管中心,CBA有篮管中心,只是它的商业开发权会交给某一家公司或者是由某中心的下属公司来完成。而这个职业联赛从它的LOGO的创意设置,从它的赛事规则的制定,从它的技术打法的要求,全部都是由央视独家来完成的。武术运动管理中心是一个管理机构。这种职业联赛的发展方式,是一个真正市场化的经营模式。
“在这个模式中,俱乐部和频道方是一个相对平等的利益共同体。这些武术俱乐部的老总基本上都是具有武术情结的企业主,既然是的,就会有经济盈利动机,这是商业化运营的基础。退一步,这些俱乐部的老板都有别的产业,通过参与央视的赛事扩大企业社会影响力,只当是广告投入也值。而如果赛事做出影响了,俱乐部可以从广告冠名、卖版权中分成,还可以依托招聘职业运动员本身做商业推广活动,成名后的运动员是附带延伸资产,这都是可预期的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