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漕河泾开发区杯上海市第十五届运动会闸北八中杯武术套路比赛(青少年组)今天上午1日在闸北体育馆举行 友成杯2014第五届世界太极拳健康大会组委会会议11月21日萧山举行

白义海,回族,1970年生,甘肃平凉人,毕业于西北大学体育系。崆峒派第十一代掌派人,“全球功夫之星”十二强。

白义海出身于武术世家,舅父马明星,当时的武术协会主席,马明星之父为武术名家马恒福,解放前擂台冠军,曾获蒋介石颁发的“中正剑”殊荣,受其舅父马明星的熏陶和影响,白义海从小就痴迷于武术。9岁开始经舅父严格训练正式习武,无论寒冬酷暑还是雪雨风霜,闻鸡起舞,勤学苦练。终于将家传的武术绝技—查拳、弹腿及16路腿法练到了炉火纯真,出神入化的境界,成为当地的武术童星。

“好男儿志在四方”。16岁那年,白先生为了追求更高的武术境界,毅然告别故乡,走出家门,踏上了艰难的求学之路。大西北那漫漫的黄泥路上留了他深深的足迹,功夫不负有心人,白先生终于拜到了西北武术名家兰振清老先生门下,成为兰老先生的关门,在兰老先生的悉心指导下,历经数年的勤学苦练,将刀、枪、棍、九节鞭、绳镖等武器练到了挥洒自如,出神入化的境地,同时其拳脚功夫、硬气功及各种实用对练技能亦达到了上乘境界,成为西北地区屈指可数的武坛高手(17岁那年见义勇为,曾在平凉西汽车站赤手空拳击倒8个小偷),曾多次参加省市及全国性的武术比赛并获奖。

1989年,白义海考入西北大学体育系,在这里他的综合素质获得全面提升,毕业后,为弘扬中华民族“强身健体”的武术精神和推广传统武术的精华,在甘肃省平凉市武协主席马明星的积极支持与关怀下,创办了平凉市第一家民间武术馆。由此不仅推动了当地群众性的武术活动的深入开展而且还培养和造就了一千多名武术精英。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传统武术做出贡献,受到了当地政府的充分肯定和社会各界人士的普遍赞誉。

1996年,崆峒派第十代掌门人燕飞霞老生从日本归来,面向社会召考本派传人。白义海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遇,凭借自已的武术功底,在群英荟萃的武林争霸赛中脱颖而出,成为燕老先生的关门,梅花香自苦寒来,宝剑锋从磨砺出,十年间,白义海在宗师燕飞霞老先生的严格训练指导和翻阅资料下靠自已的悟性系统全面地掌握了崆峒派的武术精华——燕式太极拳,飞龙门实战拳。同时对崆峒派武术的起源流派及其发展等进行了探讨研究,整理成册印刷出版,制成燕式太极拳教学光碟和教学录音带推广燕式太极拳,现已在全国发展二万多人。经过八年的考验,2005年元月尊师命接过本派大印成为中国崆峒派太极门掌门人。从师十年,主学有:飞龙门(飞龙拳、飞龙掌、飞龙刀、飞龙枪、飞龙剑、飞龙棍、飞龙铲、飞龙双钩、飞龙双鞭等);奇兵门(风火五行轮和风火扇);神拳门(拳、掌、推手、刀、枪、剑、棍等十几种套路);玄空门(崆峒派秘传之宝,多为历代掌派人独修之法),另四门:追魂门、夺命门在飞龙门基础之上加深,醉门师父只做点精,未要求学,花架门是在神拳门基础上改为一套针对女性所学之套路。

其间1998-2000年,跟随平凉体校总教练马玉宏学习散打、跆拳道,并自学于李小龙的截拳道,获跆拳道六段。

2002年受邀于中国8074部队功夫教官,传授官兵两节棍实操,摛拿格斗、近身博击术、四手对练、获得全体官兵一致好评。

1995年,白义海所开办的平凉武术馆已在当地有些名气,带着武馆参加各种比赛收获荣誉殊荣,这年,燕飞霞带着日本师娘回到平凉,听说从日本回来的一个崆峒派掌派人武术大师,引来了当时武术界艺术界媒体界等各种文武人士的好奇,如贵宾般受到平凉政府的热情款待。

这位日本远道而来的燕大师,将在平凉选收十大,文武各界都慕名争想拜燕大师为师,成为崆峒平凉十大。其中领头的叫左地荣(后入佛门隐居),包括同来的一名记者叫伊腾剑,由于所同来的多为文人,不会武功或功底不行,于是左地荣想找一位当地武功好的一起入门,伊腾剑知道此时在平凉武术馆小有名气的武术总教练白义海,于是他们就把白义海的找来,平凉十大就此成为崆峒派燕师父的门下。

扩别祖国十几年的燕飞霞大师此行目的就是想在崆峒山下选上十大开山门,轧根于崆峒,弘扬崆峒武术,包括在平凉开办武术馆。当地领导非常热情,希望燕师父能够在崆峒山上开武馆,投资500万把山头买下做为武馆开发建设,燕飞霞认为在崆峒山上开武馆不大可能有人会跑到山上学,招生不易,而且资金过大,在当时算是一笔巨额,燕师父习武之人,言直语快,感觉对方有点强人所难,于是说了一句,“我们崆峒派向来不与官方打交道!”此言一出,双方出现尴尬局面,不欢而散,鸡飞蛋打,除了白义海,所拜各大也因此而散,发生突然,师娘花无影无法沉受而痛哭来。燕师父在平凉呆了一个月,同时传授白义海太极和武术要领后就回去了。(注:按崆峒派的山门规戒,每代掌派不能工作,专门传授崆峒派武功。为防崆峒武术流失,同时又可防同门间的相互攻击残害争派,不利于崆峒派的宏扬。因此逢单传授,逢双开派。传授武功,就是师父尽量将所有武功传授徒弟,不使其失传。每个师父至多不超过十五六个徒弟。所谓开派,就是在一定时期内,各地方都要有一定数量的徒弟练我派的武术。比如第九代就是叫传授武功,第十代就开派,第十一代由最高掌控玄空秘笈的玄空门做掌派,同时肩负一重任:寻找合适的做下一代传人,重心培养,将各门派的武功招齐,即崆峒五老(飞龙门、追魂门、夺命门、醉门和玄空门)各门同传授给第十二代,使其集崆峒各门武功为一身,成为第十二代掌派人。如果此代人未寻找到,就必须等到这样的崆峒会了全套崆峒武功才可以承接掌派人之位。燕飞霞在广州先做了开派。按规矩,先开派的地方为师兄,后开派的地方是师弟,而不以进山门的早晚和武功分师兄师弟。崆峒派还有一个规矩,即每个徒弟所传的武功都不一样,分为一、二、三等。这种徒弟的武功传授,最多不超过龙门。除徒弟外,还要有十个开山门弟了,他们必须是从优秀的徒弟中选拔出来的,授以崆峒派高级武功,做为掌派者的助手。传授一个徒弟武功的时间,一般为三年。掌派人要到各地去传授武功,每一地只呆二三个月。)

1996年,燕飞霞大师又一次回到平凉,阔别祖国多年,在崆峒扎根是发展崆峒武术是燕师父心头一大心愿,但因前一次所走政府路线已行不通,此次他改变传扬思路,直接找到白义海,想通过这个功底扎实的小伙子来协助其传扬,每天白天传授其心得及崆峒各种武术技能,并着重传授其崆峒最高门拳玄空太极拳。

崆峒派六路谭腿也属基本,闪、展、腾、挪、勾、铲、挂都有。它不同于少林十二路谭腿和查拳的十路谭腿。但这些白义海早前已学过。后来白义海把它演变为十六路弹腿功做为崆峒义海近身防卫安全术的其中一个基本功课程。此外,燕师父主要给他讲授崆峒派五大门的要领和如何将其所学过的与崆峒五门归结在一起,在很快的速度上提练出精华。

此行燕师父没有见任何人,只是潜心关门,白义海有时带着自己的陪同照顾师父,整整传授白义海武术一个月即回了日本。可谓用心良苦!

得到燕师父真传,白义海深感崆峒玄空太极门的厉害,此为真正内家功之上承功夫,完全可以揉和以前的各种武术达到威力无笔的境界!燕师父走后,他不忘每日习练。有一次,见义勇为,白义海当场将八、九个者左右轻轻几下就全把他们给撩倒,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两下会有这么厉害!才第一次体味到玄空太极门起的效果!

1996年,白义海听从当时在崆峒山管理局的管理人员,希望自己将来可以编制成为政府的工作人员,他把自己的平凉武术馆关掉,来到了崆峒山上做崆峒武术馆总教练,崆峒山上,一呆呆了大半年,除了每天教学生,无所事事,山上非常寂寞郁闷,度日如年!

1997年7月,有一天白义海正在给学生上课习练,突然看到燕飞霞站旁边叫他!让其受宠若惊!“师父!您怎么来了!!”,这一次燕师父带了十几个日本,但燕师父的脸拉得很长,极度不悦,“你,把东西收了!马上给我下山!”,燕师父不高兴是有原因的,其一受上当于这里的有关管理人员,其二不该白义海听从此人的话竟然把自己的武术馆给关了!白义海就此跟随崆峒山,燕师父带着白义海以及众每天都在操场上免费教人习武,极尽去影响和宏扬崆峒武术!直到一个月,燕师父才带着日本众回国,临走前要求白义海作为助手,代替他每天必须在操场上授授武功,不许收任何人一分钱,并且答应回去和日本申请,每个月会给白义海工资。

师父走后,白义海果然按师父的话做了,天天在广场上授人武功,传授太极,一个子也不收,传授同时也令自己的太极拳法大增。可是日复一日,月复一月,燕师父再也没有消息,一个有家室的年轻人怎么可能成天不赚钱如此耗下去?也许是燕师父有难言之语吧。白义海如木头般一直坚持到半年,家人也不可思议,极力反对!最后实在坚持不下去只好就此放弃。

半年过去了,听师父说过有关他在上海的事情,于是他有了跑上海去走走看看的念头,与几个同乡一起四处游走,想方设法做些生意,后又跑到广东东莞,在东莞一家台商,做了英籍港商“文一龙”先生的贴身保镖,此人生意做得很大,常常介绍各国武术家艺术家到中国各地去了解中国武术,有一次芬兰的电台过来,就由白义海带着他们到少林、武当、峨眉山、武台山,湖南湖北广东广西、江浙等各地拍摄中国武术文化。1998年,文一龙带着白义海来到上海,在上海金陵大厦903号开了一家公司,当时外企在中国注册和开展公司是有一定的文化差异,此公司开展并不顺利,损失很大,很快收场,此时文一龙打算退出上海回去英国,但其深感对不起日夜陪在自己身边的白义海,于是他介绍白义海去给香港家仁影业打工,梁家仁本也是是著名演员,他主演的《霍元甲》曾风靡一时,成为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人物;白义海听了是很心动,因为从小正是特别崇拜霍元甲,但转念考虑到自己是回族,穆斯林,与拍摄组在一起吃住方面很不大方便,所以拒决此次大好机会。文一龙是个老道商人,认为白义海在上海这样生活下去不是个办法,常看到白义海几乎天天到拉面馆吃拉面。于是想借给白义海二万元,让他在上海开个拉面馆,可是白义海没有做过生意,自己厨艺也不精,担心做亏了本,所以没敢接受。没办法,只好回去平凉白老家。就此失去了一个展示和宏扬崆峒武术的大好机会!

回到平凉,白义海也尝试去做一些海鲜水产等各种生意,均不成功,其根本不是做生意的料,一切又回到从前,当地偶有打群架的事情发生,少不了来找白义海帮忙化解。哪个都知道白义海功夫非同一般,老板喜欢找其去帮忙看场等等。同时,他跟随平凉体校总教练马玉宏学习散打、跆拳道,并自学于李小龙的截拳道,获跆拳道六段。

又过一年,即1999年,英国文一龙受少林武术团的邀请参加武术论坛大会,他联系到白义海,让他一起来到少林观看,同时给他一个惊喜,要他回去马上办理去英国的签证手续,他已经准备在英国开办武馆,让白义海去做总教练,因为时间是时限的,白义海匆匆忙忙回到平凉着手办理,但由于其是回族和穆斯林的原因给卡住不得办理,这一次出国发展的大好机会又一次就次破灭!

没有办法,失望之极,白义海无处可去,于是乎又一次回到上海,带着几个来在上海,真正的开了一家拉面馆。因为其本性过于善良,不善于管理,几个小徒趁其不在时又喜欢去红酒舞绿场所花天酒地,没几个钱就很快用玩,不巧的事又赶上海搞什么大型展览,此生意无法再开展下去,只好关门收场。

此后白义海回到平凉,除了学武,看场,生活非常无趣,觉得自己离不开武术,在西北这样的一个小地方也没什么发展前途,需要在外面扩展才是出路,于是在2003年,他又再一次南下,来到了东莞,这一次就在东莞水霖学校落定下来,决心在此把根基打好,教了很多学生,在东莞、深圳、广州、北京、香港等地带着学生参加了各种术比赛,获得金银铜牌无数,所向披靡,战果赫赫。

2004年七月,署假期间白义海回到平凉老家,有一天夜晚,家门外隐隐听到有叫“白–义–海—-,白—义—海—!”,是伊腾剑!原来燕师父又回到平凉,在到处找他,这一次他老人家是直奔白义海而来的,白义海家当时在郊区,燕师父一直无法联系上白义海,唯独可联系上的只有伊腾剑,他说:“你不管用什么办法,今晚一定要给我找到白义海!”,伊腾剑确实不知道白义海家在哪里,经人打听,来到西郊,挨家挨护一个一个打听,才找到他家,由于白义海家的院子是直直深深到里面,他在外大喊了半天才听到。好在此时已经非常夜深人静。

这一次燕师父与师娘花无影带着十几名一起来到平凉,此次他身体已经是很不好了,得了肺癌,身体消瘦,说话气喘,与长年抽太多烟有关。花无影与众日本在平凉平淡地呆了一周后就先回日本。此行目的,燕师父是想极力帮助白义海重新在平凉开武馆,让其传承崆峒大业,而且其本人长年在国外,身体差,又没有孩子,视其如子,想回到崆峒养老,与白义海一起安过晚年,师父问白义海:“我不喜欢日本,白义海,我如果回平凉在你家和你一起住,度晚年,可不可以?”白义海回答:“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不知我们伊斯兰的饭菜您习不习惯?”师父说:“什么都可以了,如果能治好病,就回平凉和你一起住,并资助你在平凉办一所武术学校。当年师父让你免费在广场教学生,你是真正的教了半年,一分钱也没收,其实那是师父对你的考验,看你是不是真的有这份心。”白义海知道,师父的病很严重,不一定能治好,心理很为师父担心难过。老人的言行透露出极度思念自己的国家以及急于想把崆峒的基业在崆峒山上扎下根,但是纯朴简单的白义海根本没有完全意识到师父的这一急迫的要求,想到自己此时已在广东发展不错,刚开了个头,对此也是要负有责任,但他为了完成师父的这门心愿,向师父推荐出一个人,在平凉干沟路有个叫王镖的在开办少林武术学校,如果王镖在平凉开崆峒武术学校,他自己可以在广东发展,这样里应外合。崆峒武术一定可以得到很好的宏扬。但是王镖是少林,不知他本人的意愿如何,可以考虑去和他商量,师父听了此建议后同意让其引荐看看再说。很快白义海和伊腾剑就找到王镖,和他说明情况,让他考虑通过拜燕师父为师然后让燕师父投资帮助其开崆峒武术学校,王考虑后问过少林师父,同意其再次拜师,于是王跟着白义海等拜见燕师父,说明自己想拜师的想法,燕师父按照崆峒派拜师门规告诉其,要写拜师贴、叩头拜师、随意红包、以及合影照等。听到这些,王面有难色,说自己在少林都没有给师父红包,当时局面尴尬,王说他回去再考虑考虑。

凑巧,伊腾剑做为记者消息比较灵通,刚好在平凉马上要开展一个平凉武术论坛大会,伊向当时在任的宣传部宋部长报告燕大师已回到平凉,宋部长非常热情,马上亲自邀请燕飞霞参加此次大会,政府重视,消息一传出,来看燕师父的各领导全都过来相继拜访,门庭若市,很多领导也获得燕师父所写的各种书法,燕师父对来访的宋部长和严要求给白义海做要关安排,以便更好的发展崆峒武术,他们也做出了同意的表态。来访看望热闹十分,这时王镖再一次跑来,看到这么多领导对燕师父如些尊重,便决定拜其为师,带来了红包二百元,燕师父此时心理很不悦,身体也不是很好,但还是勉强站起,教了王镖飞龙实战拳的几个动作,其总是学不会,并让白义海在一边做示范动作,想看一看王的武术功底,王走后,燕师父还是不悦,他对在场的白义海和伊腾剑说:“此人所学基本功差,根本不适合练崆峒功夫,而且为人出尔反尔,没有诚意,做为一个开武校的校长,只拿出这二百元。。。。。。拜师合影照就免了。”然后他把这两百元和拜师贴交给伊腾剑:“你拿着这二百元去花,这个拜师贴你收好,将来如果王镖为崆峒派做事就算了,如果其做出对崆峒派做出不利的事情,就把这个贴拿出来,声明崆峒派没有这个,我没收这个”,然后他把崆峒派第十代掌派人的大印交给白义海,“你把这个印和这些好好保管好”并交给他全套武林秘笈光盘。

伊腾剑与白义海回来后,对白义海说:“师父给你的这个大印,平凉市很多领导赠送的书法上面盖的就是此印,你要好好收藏,千万不要随便拿出来。”

此次燕师父过来又是呆了一个月,巧合参加了当地的武术论坛,也受到当地的认可和热情接待,算是给崆峒宏扬垫定了基础,同时将明确了未来崆峒派的传承人白义海,并和白义海商量和交流了很多有关将来如何开展崆峒武术。

师父走后。白义海感觉到师父所交给自己太多,有些过意不去,为了将崆峒发展,他将燕师父所给的部分武术套路,交给伊腾剑一份,以便伊可以为崆峒辅写篇章,同时让伊有机会也给王镖复制一份,以帮助王镖开办崆峒武校传受所用。

白首现飞虹,义心照八方;海量醉崆峒,玄门镇乾坤!历经坎坷,不久的将来,白义海相信哪怕只是他一个人,哪怕是一穷二白,也要象孺子牛一般去完成师父没能完成的宏扬大业,完成师父燕飞霞传承遗愿!将中国崆峒武术传承到底,发扬光大!

义海近身防卫术是崆峒派第十一代掌派人白义海将宗师燕飞霞所传授的崆峒玄空门太极拳(即燕式太极拳),同时加注崆峒武术精华和自身武术个性,形成的一套完整的崆峒义海近身安全防卫术!此拳术攻中有防,防中带守,修习又不受年龄约束,是一套非常具有实用价值的安全防卫武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