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武术知识(独特技巧与实战应用的武术宝库) 少林静功十段

卷。 4月35日军事体育体育 2016年国家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深化中小学武术教学改革的实践路径研究”(14BTY071); 上海市地方高校文科学术新人才培养项目(xsxr2013022); 上海体育学院博士论文收稿日期:2015-11-19 作者简介:张峰(1972—),男,山东梁山人,博士,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研究方向:武术教学与训练。 关于学校武术教学理念的思考(山东师范大学体育学院,山东济南250014):学校武术教学的本体论问题是学校武术教学研究的起点,也是学校武术教学研究的出发点。学校武术教学楼的第一块基石。 运用文献研究、逻辑分析等方法,从哲学的角度对学校武术教学本体进行思考和探索。 研究认为,学校武术教学是一项以教师为主导、学生为主体的探索性活动。 师生共同参与,学习具有民族文化特色的攻防技巧人体动作。 关键词:教学; 武术; 学校武术教学; 本体论 CLC分类号:G85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1300(2016)02-0112-04 学校武术教学理念体现在当代教育情境中。 武术教学活动中对武术本质属性和武术对象范围的思维形式。 随着我国基础教育课程教学改革的深入和考核制度对教师教学科研能力的激励,武术教师在武术研究和教学实践中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然而,在理论和实践的基础上,有必要提出适当的武术教学理念。学校的武术教学理念还存在较大差异。

鉴于此,本研究从哲学视角对学校武术教学本体进行思考和探索,以推动学校武术教学改革实践的深化和发展,补充和完善学校武术教学的基本教育理论体系,为学校武术教学提供基础理论工具。 “教学”概念的界定及其历史发展[J]. 在我国古代,“教”字的意思是“授人以渔,利己之学”。 《学记》云:“学而后知其短,教而后知其难,知其短则能反省,知其难则能”。来提高自己。” 这是“教与学”思想的经典基础。 应该说,在我国历史上,最晚从先秦时期开始,人们就已经能够有意识地进行相对规范的教学活动。 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发展,教育也在突飞猛进,世界各地也出现了不同的教学思想。 近代以来,教学的基本形式不断发生变化。 随着学生人数的增加和教师资源的缺乏,社会上出现了班级教学制度。 课堂教学思想的代表人物是赫尔巴特。 他的教学思想的核心意图是:“教学的重心要从‘教’转移”。 在这种思维的发展过程中,由于过于强调主导因素,而内部因素不足以调动学生“学”的主动性,于是出现了“教授”一词,重点关注教师教什么,教什么知识、技能、等等,这就是教学思想发展史上提到的“灌输式”和“填鸭式”教学模式。 在深入研究教学活动的过程中,根据教师和学生在活动中的角色和地位的差异以及出发点和目的,凯洛夫最终将“教学”定义为:“教学过程一方面包括教师的活动(教)),又包括学生的活动(学)。

教与学是同一过程的两个方面,彼此密不可分。 “这种教学理念传入我国后,过去过分夸大“教”的主导地位的“教授”,转变成了现代的“教”,即教师教与学生学的统一活动。李秉德主编的《理论》是这样定义“教”的:教是传授知识或技能并指导接受者进行教与学相结合或统一的活动的人。通过这个对“学”的定义,我们可以这样想:一种片面的只教或只学的活动,或者只是这两种活动的简单相加,而没有其他的“组合”或“统一”,都不是严格的现代意义上的教学活动。道君、王汉澜认为:“教学是在教育目的的规范下,由教师的教和学生的学所组成的教育活动。”从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历史来看,教学有助于人的健康成长。对促进人类健康成长具有重要意义。 对社会快速发展起到引领和推动作用。 教学的最终目的是提高人的智力,促进青少年完美情感的形成,最终达到受教育者健全人格的形成。 教学的本质追求是促进人的综合素质的不断发展,最终达到不断地、不断地、最大限度地提高人的生活质量。 《学校武术教学》概念分析“任何一个概念都应该清楚地表达与这个概念相邻的概念。概念并不是应有的价值标准,而是现实的表达,是体现本质属性的思维形式”一个物体的”。 随着人们对社会活动和生产活动的认识和实践的深入发展,对事物概念的认识也在不断加深。

在武术中,“学校武术教学的本体在哪里?”的答案以学校武术教学理念的形式表现出来。 为了找到“学校武术教学本体”的具体“方向”,我们需要对其进行深入、全面的探索。 学校武术教学理念是学校武术教学研究的出发点和基石,是武术学科的基本理念。 学校武术教学理念是学校教学活动中体现武术教学及其属性的一种思维形式。 学校武术教学作为一种历史存在,是随着武术教学现象的发展而发展起来的。 从表中可以看出,建国后出版的武术教材中,学校武术教学理念的表达方式大同小异。 学校武术教学理念的表达一直处于“是什么、是什么、存在什么”的教育层面,都是围绕“形式和内容”两个方面展开的,不存在任何问题。从“本质与本体”层面阐释学校武术教学。 寻找学校武术教学的本体本体论是对“它到底是什么,它最终存在于哪里?”的研究。 “透过现象看本质”是哲学中的一种研究方法,也是本体论研究中常用的方法。 对学校武术教学概念本体论的研究,就是要理解“学校武术教学就是学校武术教学是什么,学校武术教学是存在的”——即“形式、内容”和现象。采用“透过现象看本质”的哲学研究方法,对学校武术教学中的问题进行了研究和探讨。 学校武术教学本体的物质存在——具有攻防武术意识的人体动作学习活动。 武术是在中国传统文化的沃土上诞生、繁荣和发展的。 它从中华民族独特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生存发展中汲取相应的社会制度的养分,在其漫长的发展历史中深受中国哲学、医学、美学、军事科学等文化的影响。

武术的本质属性是格斗。 武术套路是中华民族祖先智慧的结晶。 它们是武术的一种身体艺术表现形式。 格斗是武术的本质属性。 武术之所以是武术,是由于它的内在规律——由武术决定的。 学校武术教学的传统观念认为,学校武术教学(主要是武术套路教学)应以科学主义为基础,讲究“天人合一”的思想。 武术教学的科学性应该比艺术性更重要。 过去,在武术教学过程中,我们习惯于将武术基本功、徒手功、器械功、单人演练、双人陪练、集体武术套路等系统化、复杂化。 向学生传授的是逻辑武术知识,而不是基本的武术知识。 这种思想观念不是现实的表达,而是理所应当的价值规范。 将武术练习视为武术理论的简单应用,或者认为学生学习这种武术理论可以使他们今后的武术教学工作更加有效,是值得反思的。 本研究从三个角度寻找学校武术教学的本体:一是从学校武术教学本身的理论研究; 二是来自跆拳道、空手道教学的启示; 第三,从学校武术教学理念的“归因”来看。 从认识论角度重新审视学校武术教学理论,寻找学校武术教学本体。 随着社会的进步、科学技术的发展、人们认识的加深,教育教学的方法和方法不断地延续、继承和发展,学校的武术教学也发生了变化。 例外。 在武术教学过程中,传授、传播、传授武术的武术教师始终围绕“踢、打、摔、拿、击、刺”等武术基本动作进行师资教学,学生探究和实践练习。

学校武术教学是师生共同参与,以学生为主体,以教授武术基本动作为出发点和指导。 教师运用一定的教学方法对学生进行教学活动,体现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内涵和气势。 ,传承中华独特的武术文化。 从哲学本体论的角度来看,这些“踢、打、摔、抓、击、刺”等具有攻防技能的人体动作的学习活动,是“学校武术教学本体论的存在者和存在者”。概念。” 文献概念界定1989年《体育院校武术通用教材》学校武术教学具有体育教学的一般特征,即教师有目的、有计划地向学生传授各种技术和技巧,使学生能够通过反复的身体练习和思维活动来练习结合并掌握这些技术和技能,以达到锻炼身体、增强体质的效果。 1990年《中国武术实用百科全书》学校武术教学是师生共同努力传承武术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学生(或儿童)学习武术技术,获得武术知识,掌握习练和运用武术的方法,培养武术精神和行为。 1997年《体育院校武术函授教材》学校武术教学具有体育教学的一般特点,即教师有目的、有计划地向学生传授各种技术和技能,使学生在反复的体育锻炼中逐步发展。实践和思考活动。 掌握这些技巧和技巧,就能达到锻炼身体、增强体质、增进健康的目的。 1997年《国家武术馆武术基础理论》学校武术教学是师生共同努力提高武术知识和技能、培养武术精神的过程。

2000年《通用武术读本》学校武术教学是教师有计划、有目的地向学生传授武术技术和演练技巧的过程,是引导学生运用武术进行身体锻炼的过程。 2006年《学校武术文化教程》 学校武术教学是师生之间完成教学任务的双向活动。 它以教师为指导,学生实践,在及时评价学生学习效果的基础上,再指导、再实践、持续改进。 活动流程。 2009年《少林武术教程》学校武术教学主要是武术教师(或教练员)向学生传授或讲述武术知识、武术技法,使学生逐步掌握动作技术、养成武术道德的过程。 。 “他山之石” 在韩国学校,跆拳道教学是以跆拳道格斗动作和实战对抗为主的学习活动。 在日本学校,空手道教学是以空手道格斗动作和实战对抗为基础的学习活动。 中国武术界在展示我们的武术教学时,也将学校武术教学的精髓赋予了“武术搏击动作和实战中人体动作的学习活动”。 在对跆拳道教学、空手道教学、武术教学的研究中,在追溯和探究各自的渊源时,达成了一个共识,即三者都源于“具有攻防武术意识的人体动作的学习活动”。 ”。 这使得我们通过跆拳道和空手道的教学理念来研究学校的武术教学理念,能够带来有益的启发。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国内外跆拳道教学和空手道教学本体论的结论——“具有攻防技能意识的人体动作学习活动”对于学校武术教学也具有参考意义。 “种子差异”是哲学研究的一种方法,也是形式逻辑中常用的定义方法。 即首先找出需要定义和概念化的事物和现象的上层“属性”。 对于具体的“学校武术”的“教学理念”而言,应“属于”“民族文化教学”或“体育教学”。 因此,我们可以从“民族文化教学”和“体育教学”的本体论探讨中探索学校武术教学的本体论。 体育教学首先必须遵循教育学教学的一般原则。 其次,由于体育教学具有体育教学的特点——身体和心理教学,因此在很多方面不能遵循一般的教学规律。 体育教学理念具有以下特点:首先,学校体育教育是在学校进行的,教师对学生的身心教育应属于学校教育,具有学校教育的一般性质; 其次,教师和学生是体育教学的两个基本要素; 第三,体育教学是根据国家发展和人类进步的要求,在学校有关规定下,教师有目的、有计划、有计划、有组织地向学生提供身心知识和技能、过程和方法、情感态度和价值观。 。 学习活动和探究活动。 古今中外,无论体育教学内容、形式如何,都离不开“人体的学习活动”。

因此,将学校武术教学归为“体育项目的学习活动”,自然表明“人体的学习活动——人体动作的学习活动”也是学校武术民族文化教学的本体。 民族文化教学就是用民族文化培育学生的民族精神,弘扬民族文化精髓,延续民族文化生命线,创造和传授与时俱进的新民族文化。 民族文化的本质含义是自然的民族化以及民族和社会存在方式的民族化。”“民族文化是每个民族创造的,是每个民族所独有的。 一切民族文化都属于民族。 “从民族文化的这一本质意义出发,武术作为一种中华民族文化现象和中华民族文化的载体,武术教学是由师生主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