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漕河泾开发区杯上海市第十五届运动会闸北八中杯武术套路比赛(青少年组)今天上午1日在闸北体育馆举行 友成杯2014第五届世界太极拳健康大会组委会会议11月21日萧山举行

文/龚剑

【编者按】龚剑,铸剑人。他与合作伙伴李永开在成都闹市建造了一家工坊,用最传统的方法来复制中国古刀剑。在龚剑眼中,刀剑是文明的刻印,每一件兵器都蕴含着那个时代独特的工艺美学,以及古人的情怀与气质。

我小的时候生活在秦岭山沟里头,那是一个三线基地,我是基地的子弟。我从小喜欢刀剑,可能是因为父亲给我取了这么一个名字,十岁左右的时候就开始用工厂里的一些小铁片磨一些小刀,十二岁的时候,就开始做竹弓。为了检验竹弓的能力,我带着小伙伴出去打猎,结果把农民的猪射死了,为此在全校提出批评。

李永开是四川巴中人,小的时候学国画,他是一个非常具有艺术气质的人,说起话来滔滔不绝。我和他认识是在2009年,那时候我还在送仙桥做古董生意。正因为那时有那么些机缘,我收藏了中国历代一些非常重要的、有研究价值的兵器。

我们知道人类的文明史,实际上就是一部战争史,人从猿人变化,学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制作工具,而制作的第一件工具就是兵器,而兵器恰恰也是当时那个时代所有科技含量的最重要的体现和标准。

而我们因为国家的集权原因,从秦始皇开始,每当一个新的朝始的时候,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销兵和禁武,所以说我们很难看到古代兵器真实的样子,于是一些上古神兵呢,更多会被穿凿附会一些神怪之事。李永开和我通过查阅大量的资料发现,类似清代的刀穿越到汉代,唐朝的程咬金拿着宋代的宣花斧这样的谬误,在影视剧中比比皆是。

每个器物都是那个时代气质的表达,情感的表达。如果表达方式出了错,情感也会跑偏。在那个时候有一部香港的片子,讲的是三国时候的事儿,讲的是赵云,但是它里面的兵器,从盔到甲到长矛等等,都是很糟糕的,很荒诞的(如图1)。

三国的时候是永远不可能出现这样的头盔、这样的长矛和这样的剑,为什么呢?就是中国剑的悬挂方式,在早期的时候都是插在腰上的,像他这样悬挂是唐以后才出现的。

再举一部片子,这是电影中的女一号(如图2)。她身上穿的是我们那个时候称为唐代的胡服的服装,手里拿的是唐刀,但她腰上这个东西就很可怕了,在唐代的时候这种腰带称为蹀躞,但是她身上带的是什么呢,是马具,就是马上的那个东西。我不知道当时那个导演和美工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演员会有什么想法。

再如吴宇森导演的《赤壁》,应当说是尽可能考究了,但是你看剧照中的曹操(图3),他气宇轩昂地站在那儿,左边挂了一支剑。其实在汉代的时候,剑是一定插在腰带上的,绝不可能出现这种悬挂的方式。

正是因为中国影视在这些方面出现的错误比比皆是,贻笑大方,我和永开就在想能不能一起做点事儿。干什么呢?就通过我们兵器收藏的知识,去复原一些中国传统的有价值的兵器,向公众传达中国传统兵器的真实的古代信息。我很难想象一个汉代的英雄人物拿着一个清代的宝剑,这种感受是很穿越的。因为兵器的诞生和发展是随着每一个朝代的历史、战争形式的不同而发生的,绝无可能随着你的臆想而出。后来我们就成立了一个溪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