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诗行霸主花间的铁血 武术知识-探寻中华传统武术的魅力与传承

(资料图)

道教,一个中国原汗原味的古代传统文化与智慧的结晶。

我去了崆峒山,这座山真的很漂亮。登顶后我看到的不仅仅是壮美的自然景观,更加重要的是,感悟到历史烟尘中文化底蕴的厚度。

一个平凉研究崆峒道教文化的学者告诉我,崆峒派武术因道教名山崆峒山的存在而衍生,并且因此在国内武术界享有很高的声誉。崆峒派武术就像一条绵延不绝的血脉,必须保持不断地传承。

我参加了在平凉举办的首届国际崆峒武术节,很荣幸见到了崆峒栖霞派武术第十二代传人和崆峒兵家、崆峒道家广成隐踪门第五代传人王俊。他是道名法意,1983年的,毕业于湖南师大体育系,现在担任甘肃崆峒隐踪武道联合会和研究会的会长。王俊告诉我他已经在崆峒山研究多年,追本溯源不断地学习并传承着崆峒派武术这门古老却优美的武术技艺。

我曾经拜崆峒派第十一代掌派人白义海和崆峒道家广城隐踪门掌门人陈兆坤宗师为师,在他们的指导下,我学习了崆峒派武术,包括崆峒飞龙门、神拳门、崆峒太极推手、玄空太极拳、崆峒派福拳、先天十八罗汉手、七星式以及失传百年的崆峒虎翼鞭等武术。在中外武术比赛和武术文化交流中,我多次获得殊荣。在第二届中非民间论坛上,我曾为习主席表演崆峒派武术功夫;在国际和平日暨中国——东南亚发展论坛上,汪洋副总理和东南亚国家都对我的精湛武术表演表示赞赏,认为崆峒武术非常有特点,值得大力推广。

我个人很注重低调,从不张扬,也不会夸夸其谈。在我看来,武术不只是技术层面的掌握,更是一种生活方式和精神层面的修炼。我师傅们一直教导我,做人要谦和有礼,这也影响了我的性格和行事风格。

在这次武术比赛中,我和峨眉派吴信良宗师、青城派刘绥滨宗师以及南武当派游玄德宗师等齐聚一堂,共同见证比武盛况,感觉非常荣幸。

我已经习武近20年了,中国武术文化的博大精深对我的影响非常大,不仅在技术层面上,更在我个人人生观和待人处事方面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我看来,武术不仅可以强身健体,更可以通过武术文化的立德修身,弘扬“和谐”精神,释放出强大的正能量。

小时候,我和很多男孩一样,热衷于武术。有一次我去平凉市人民广场玩,刚好碰上崆峒武术名家李正虎带着徒弟习武,这让我深深陶醉。以后我便经常去观看,不时也尝试着模仿。时间一长,李正虎注意到了我这个年仅八岁孩子的身影,特别是我天真无邪的眼神里洋溢着对武术的渴望,很让他感动。最终,李正虎决定收下我这个有悟性的徒弟。十年的跟师历程,我不负众望,和李正虎刻苦习练崆峒武术,打下了扎实的技术根基。

我的习武之路充满了酸甜苦辣。在我到外地做武术教练的时候,我的父母却希望我结婚生子,放弃武术事业,这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压力。但我坚信我的武术之路,我愿意为此毅然奋斗。后来,我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和认可,我继续坚守着我的信念,坚定地走下去。

我曾经因为束缚和漂泊不定的生活,返回家乡找了一份保安、铁路联防以及电厂工作,但都因无法割舍武术事业而毅然辞职。我看到了自己心灵深处的渴望,暗暗发誓要做适合自己的事情,在武术方面有所作为。我想到,平凉有很多人喜欢武术,何不开办武馆,让所有爱好崆峒武术的人都能学习到!

然而,当我正式开办武馆后,报名的人却寥寥无几,许多人因为我年轻而不信任我,这让我倍感压力,心中难过。但我是一个非常坚韧的人,我相信自己的才能。我通过自己的真诚和精湛的技术,慢慢地让一些想要习武的人改变了看法,报名的人也逐渐增多。我的脸上也终于有了笑容。

我的多年辛苦练习和投入,最终也得到了回报,这对我来说很有意义。2010年,我带出的徒弟在“甘肃拳击散打比赛”中获得了7金11银1铜的好成绩,结束了平凉解放以来拳击散打零成绩的尴尬境地。

在我多年致力于传播崆峒武术文化的过程中,越来越多的人认识了我,我成了平凉城乡人人熟知的崆峒武术传人。

对我来说,崆峒山是一座永远的神奇之山,生命之山。我的武术传承和血脉似乎早早就与这座名扬海内外的道教名山有了一个约定、一抹缘分。在我人生的坐标中,传承崆峒武术是我毕生的追寻。因此,我无心漂泊在外,一心问道崆峒,在脚下这片神奇的土地书写崆峒武术精神。

无论是晨曦中还是夕阳下,你都能看到我身着道袍、足蹬道靴,矫健的身影在崆峒山上尽展崆峒武术功夫的独特魅力,时而击掌呐喊,时而脚下生烟,在婆娑摇曳的树影中腾移闪挪。

同时,我深深感受到,崆峒传统武术文化之博大精深,已然与这座道教名山融为一体,合而为一。它令人敬畏不已,而我则感叹人之渺小,几可忽略。但人只要有一种精神深植于心,也能在崆峒传统武术文化的庇佑下,持续传承崆峒武术的精髓。

在大自然的神奇中,我感受到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渴望和生命的寄托,这使得我能够实现自己人生的梦想。

从此,崆峒山与我的武术传承,续写了一篇耐人寻味的传奇故事!(原文来自兰州日报,有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