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MSC地中海邮轮中国首航魂源太极带去海上太极气功课 2018上海城市业余联赛精武杯第二十届中小幼学生武术书法比赛暨武术段位制晋考规程

我是八旬老人彭玉芳,身为武当玄门派第12代传承人,我深刻认识到武术传承的重要性。目前,我们武当玄门太极已入选湖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要申报国家的“非遗”,让更多的人了解和学习这一千余年历史的功夫。作为武当全真教内家拳术中的一支,玄门太极功夫在健身、娱身、寿身、医身、防身等方面都有极佳的效果。我自幼随父母习武,11岁起拜入师门,学习武当玄门的器械、拳法,已经练习了66年。虽然传承是有着压力的,但我希望可以传承给更多的后代和爱好者,共同保护和发扬这一国粹。我是湖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之一,武当太极研究会会长彭玉芳。因为社会历史原因,我从接任掌门开始的50年间只收了3个徒弟,担心祖辈传下来的武术没落。2000年,我正式出山,开始“奔走”,为武术发展助力。2007年,我成立了武当太极研究会,并担任会长至今。最近,记者来到了我的家中,我正在和协会秘书长商量如何让武术更好的发展。我的卧室除了一张床,周边摆满了奖杯和各种习武用具。我曾在武汉汉口中学、武汉华侨学校任武术教练,并在马来西亚、美国、加拿大、日本等地传艺。退休后,我将主要精力放在了武当玄门、功理的研究与整理工作,同时在《少林与太极》等杂志上发表了15篇文章。我希望,通过我的努力,可以把祖传的武术发扬光大并传承下去。我正式出山,破除传男不传女的门规。我收徒时不分远近亲疏,而是讲究习武先习德,为人正派;授艺时,则以强身健体为目的,不以学武为主要目的。短短十余年,通过身手相传,免费教授,我共培养了100余人,学员达到了2000余人,遍布于世界多个国家、地区和国内多数省份。自从出山以来,我多次带领学员参加国际、国内武术大赛,荣获了70余枚奖牌(杯)。

如今,已经80岁高龄的我,家人担心我累出病,曾建议我能找个年轻的继承人,卸下肩挑的担子。但事实上,并没有那么容易。协会里大家都是无偿劳动,没有报酬。加上涉及面太广,琐事太多,目前,还没有人有能力挑起这个担子,而且协会里的老年人居多。

此外,我秘藏的玄门太极秘笈,多用符号和图案表示,唯有我本人才能破译。虽然已经挖掘出了132套玄门太极拳(剑)原始秘笈及武道医术,但是资金和场地的缺乏,让武术正规而及时地教授和传承很尴尬。这也是我一直忧心的问题。让我欣慰的是,如今,武当玄门太极已经名震海内外。“虽然有很多人接受了我传承的武术,但玄门太极拳的真正绝技还没有来得及传授。因此,玄门太极拳的抢救、发掘和传承工作刻不容缓。”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