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武术知识掌握绝招 2014年上海精武徐汇辅导中心武术交流活动将于10月12日举行

1938年走过长征的红军战士结为一对夫妻亲自致贺词 1938年走过长征的红军战士结为一对夫妻亲自致贺词,魔肘武术,武术励志片,武术散打操1938年夏,一个凉爽的夜晚,26岁的何子友和31岁的周子昆将要举行婚礼。、周恩来等20多位人走进新人的婚房。警卫员看见后忙着给各位安排就坐。何子友没见过这么隆重的场面,吓得往房间躲去。

门外,朱德总司令急着问周子昆:“怎么样?准备好了吗?婚礼开始了吗?”周恩来看他这副模样笑着说:“总司令这是着急喝喜酒!”周子昆说道:“报告!我们准备好了!”周恩来说:“这样吧,今天我们让主席为我们新婚夫妻致贺词。”大家鼓起热烈掌声,周子昆激动地说:“好!好!”

用湖南话说:“既然大家推我来致贺词,那我就不推辞了。今天是两位走过长征的红军战士的新婚之日。首先,我代表党中央向周子昆和何子友两位同志表示真挚祝福;其次,愿他们携手共进,为事业奋斗终生!”

何子友,1913年出生于四川苍溪,从小家境贫寒。对何子友来说,饿肚子是常事,在她的记忆里,从没吃过一顿饱饭。10岁那年,家里养不活她,在亲戚的介绍下,父亲把她送到城里一家景武拳房打杂工,干一些端茶倒水的活。

景武拳房,有少林、武当、峨眉等派别的传人,个个武功高强。其中,武艺总教习李德源最厉害。10岁的何子友经常和李德源的女儿李莺莺一起玩,李德源看见何子友虽然身体瘦弱,但反应灵敏,破例把她收为义女。

在义父的悉心教导和何子友的勤学苦练下,她练就了一身高超武功,是武当“太和门”第十二代传人。

1923年的一天,何子友和李莺莺上山采药。正逢乱世,山里常有盗贼出没。两人走到一个小山坡,突然窜出两个大汉,大喊,留下钱财。何子友直接冲上前喊:“格老子的,你们找死!”她只不过在两人穴道各点一下,就倒下了。

这件事很快传得很快,说她对着两个盗贼点一下,就死了。何子友在当地名声大噪,各种势力找上门来,甚至隔壁也有所耳闻,找上门来,但都被拒绝了。

1932年,她遇上了红军游击队,义无反顾地加入游击队。在队伍中,何子友凭借着她的铁拳和聪明才智,无数次战胜敌人,很快升任至红军游击队侦察小队长。

同年10月,红四方面战川陕边区,12月底,创建了川陕根据地。1933年2月,川陕省苏维埃政府在通江正式成立。同年7月,川陕省苍溪县苏维埃政府在文昌宫成立。

1933年10月,何子友所在的游击队转为红军,她被编入妇女独立团,还有了“双枪何奶奶”的称号,让敌人闻风丧胆,又被提拔到班长、侦察排长。1936年,正式加入中国。

1933年11月,妇女独立团和兄弟部队,分别派出3名侦察员,去敌人重兵把守的一个县城执行任务,却引起敌人注意。在几人分头出城时,遭到敌人围击,何子友和3名侦察员击杀数名敌人后成功撤离,兄弟部队的3名侦察员却不幸被杀害。

这次惨痛的教训,妇女独立团和兄弟部队要求每名指挥员和士兵都必须有一套杀敌功夫。于是,妇女独立团转移到深山集中练兵。团长要求何子友担任武艺总教官,对她们进行特训。一个月的集中训练,团里的女战士们实战上有很大提升。

1934年春,部队行至大金山脚下,在小镇上稍作歇息,接到密报,敌人在当地设下埋伏,准备将妇女独立团一网打尽。作为侦察排长的何子友,前往金山镇侦察敌情。她经过一个岗哨时,看到一个敌兵强抢杂货。敌兵手上的公文包引起她的警觉。

何子友上前帮忙,将那堆杂货给抢过来。敌兵看她这么能干,让他帮忙拿货物送去总部。何子友暗自高兴,殷勤地跟他去驻地,等到没人的地方,一个铁拳把敌人在地。何子友知道这是敌人的地盘,拿过文件包就跑。回到部队一看,果然是敌军的部署计划。

团长说:“我们应该趁敌人还没反应过来,对他们迎头痛击。”得到情报的妇女独立团成功打了一场漂亮的反击战。

一次,何子友带领3名侦察员乔装打扮成卖艺的人,去城里抓“舌头”。正赶上县城在搞庙会。何子友看见一个身穿便服的敌军,虽然他穿着便服,但明显带着4名士兵,何子友想趁机拿下他们。

敌方是身材高大的士兵,并且他们人数更占优势,何子友让她们三人对付便衣军官,她则对付4名士兵。何子友知道侦察员都没真刀实枪过,她鼓励大家:“虽然敌人比我们多,但我们在暗,敌人在明,而且我们有枪在身。”

果然,何子友教导的武功派上用场。这边,3个侦察员成功便衣军官,另一边何子友一个人直接两名士兵,又缴了另外两名士兵的枪械,将他们活捉,带回部队审问。

何子友抓住的刚好是敌人“剿共”指挥部的特派员,我军获得很多重要情报。为此,红四方面军总指挥表扬了何子友和3名侦察员。

长征中,妇女独立团准备进山休整,突然遭到山中一伙土匪围追堵截。敌情非常危急,我军仅仅一个团,敌军却比我军足足多出三倍。我军因为长征非常疲惫,而且弹少粮少,要是打起来,肯定是我方吃亏,也不符合红军政策。

这时,团长决定带着何子友上山谈判,如果失败了,再想法子。没想到对方居然同意红军进山,只不过提了一个奇怪的要求,那就是让何子友和他们比武。其实,这次他们阻拦红军也是想见何子友,何子友武功出了名的厉害。

但“山大王”怎么也不相信一个女人这么能打,听手下说上山的红军有何子友,这才有这次事。只见,何子友拉开架势,几记铁拳就把对面三个大汉打晕。“山大王”亲眼所见,心服口服,二话不说把红军送走。

还有一次,何子友带领10多名女战士殿后,遇上一群马匪,对面有20多人。敌人看见我军只有10来名女兵,起了歪心思。

他们二三个人分成一组,让马跑起圈,吓唬她们。其中三名骑兵不仅把何子友团团围住,还用马鞭在地上拍打,一时间,尘土飞扬,敌人的身影都看不见。

但何子友不是一般人,习武多年,眼疾手快,直接拍向马的腹部,马受惊,把3名敌兵甩到地上。何子友直接就把三人俘虏了,马匪们吓得落荒而逃。

1935年,红军长中,何子友坐在地上认真擦拭从敌人手上缴获的驳壳枪。一个小士兵跑过来,喊:“何排长,局长有事找您,让您过去一趟!”何子友非常不情愿,一边走一边思索:局长叫她都没有好事,上次把她缴来的短枪拿走了。

何子友非常不解:“我有什么思想工作可以做。”“当然是你个人问题?你也该考虑终身大事,我看周子昆同志就不错!”

何长工急得直跺脚:“你,你再怎么样也得给人家回个话啊!”“那就等全国解放吧!”

何长工看着窜得没影的何子友喃喃道:“嘿,两人还真有默契,想到一起去了!要我看,这两人肯定能成!”

虽然何子友嘴上信誓旦旦地说不考虑,但等到她真正见到周子昆,忍不住偷偷看他。这个名字,大家都有所耳闻,对他特别好奇,何子友也是。

周子昆,1926年,跟着叶挺北伐,在叶挺独立团中,曾任排长、连长、营长。1927年,率领部队参加南昌起义,后来跟着朱德上井冈山,深受赏识。他在长中担任红军总部第一局局长,1935年,调离红四方面军。

他实战经验丰富,是打仗的好手。他对下属要求严格,但平易近人。只是严肃的外表让他个人问题一直没有解决,这让老朋友何长工非常担心。何长工多次劝他操心个人问题,周子昆却不在意,平淡地说:“我每天要想打仗的事,没空。”

何长工却不能不操心,他经常对何子友下这样的任务:“对谁谁谁调查清楚情况,然后再及时向周局长汇报。”

何子友对何长工的“以权谋私”特别无奈,她作为下属,又没有办法。这一来二去的,周子昆还真对何子友有想法。

时间久了,周子昆从其他同志口中了解了何子友的一些情况。知道她10岁时,家里太穷,被父亲送到拳馆打杂,被拳馆里的师傅看上,收她当徒弟。之后,加入了红军,出生入死。对于她,周子昆也是暗暗佩服。但二人在长征路上,哪里有空谈儿女情长?

1936年,周子昆从红军大学毕业,担任抗大训练部部长。不久,西安事变爆发。何长工知道这次事变,像周子昆这样年轻能干的,工作必有大调动。个人问题不能再拖了,于是,何长工找到了,将周子昆的情况汇报。

说:“你说得对,这件事情不能再拖,要马上办,越快越好!”听到的话,何长工立刻找到周子昆和何子友传递指示。

一天晚上,周子昆和何子友在河边散步,周子昆说:“我是搞军事的,不怎么会讲话。我的工作很忙,调动多,跟着我你过不了好日子。你愿意,咱俩就在一起,你不愿意就算了。”

何子友说:“我习武长大,最喜欢摸枪打仗。大字不识一个,当不了官太太。”就这样,两人没有海誓山盟、浪漫情话,一切都理所当然,顺其自然在一起。

1938年,如上文所说,两人结为伉俪。婚后,他们住进了和住处相距不远的一处窑洞。两人都是工作者,工作都很忙碌,只有吃饭时,才能短暂见一面,但他们却非常幸福和满足。

婚后,何子友才发现看似严肃的周子昆,幽默风趣。他常跟何子友讲从桂军到孙中山的铁甲兵,从北伐到南昌起义等故事。何子友也会讲在妇女独立团当侦察排长时的事情,听到危险的地方,周子昆会用敬佩的目光看着妻子。

晚上,周子昆教妻子识字。因为何子友对文字产生浓厚的兴趣,两人约定好每天晚上周子昆教她认字。何子友也学得很认真,已经很晚了,周子昆催她睡觉,但何子友一定要让他检查完没有错误才休息。

一次,可能教的字太难了,何子友错了好几个,但周子昆哄她说都对了。第二天,何子友知道后非常生气,冲他发脾气。后来,周子昆教她写字时,还特意避开生僻字。

周末是两人少有能够独处和悠闲的时候,他们不会去很远,就在附近的小树林散步。天生一副好嗓音的何子友会哼唱一些家乡的歌,或是长征中的歌。一旁的周子昆就默默地听着,他五音不全,有时,妻子太会唱歌,也会给丈夫带来“麻烦”。

何子友很会唱歌,开联欢晚会时,何子友的歌声都会迎来阵阵掌声,其他的同志们要求周子昆来个夫妻合唱,但周子昆不会,急得满头大汗。

1937年10月,平型关大捷的消息传到延安,中央决定调一部分优秀干部奔赴抗日最前线月,周子昆根据毛主席指令离开延安去江南建设新四军军部。何子友知道后,默默地给丈夫收拾行李。周子昆临行时,、林伯渠等人都亲自给他送行。

1939年9月,何子友从延安调到皖南,但时任新四军副参谋长的周子昆更忙了。何子友为了不耽误丈夫工作,带着刚出生不久的女儿住到离军部七、八公里远的女生队。只有星期六,他们一家三口才会在周子昆的住处短暂相聚。虽然聚少离多,但非常快乐和充实。

何子友接到上级命令,跟着家属转移到苏北新四军根据地,她大着肚子,带着年幼的女儿匆匆告别丈夫。3个月后,到达苏北新四军根据地盐城。

4个月后,1941年1月,震惊世界的惨案发生,皖南惨案。新四军军部和皖南9000名将士在转移途中遭到7个师八万余人的包围,撤退至坑口村的新四军和敌人顽强斗争了7天7夜,直到弹尽粮绝。

项英、袁国平和周子昆分别率领部队突出重围。袁国平在突围中身受重伤,为了不拖累战友,拔枪。

周子昆最后突出重围,销毁了军部电台、密码和重要文件后,带着警卫员黄诚在树林中辗转3日碰到了项英的部队。在皖南地下党组织的安排下,他们藏身在一个狭窄的小洞中,十分隐蔽,还安排了警卫人员,本来是十分安全。

当晚,周子昆和项英还在检讨皖南事变的经验教训,商议突围后大半夜才睡去。在这难得安静平和的夜晚,大家沉沉睡去,为明天养精蓄锐。

只有项英的副官刘厚总睁开罪恶的眼睛,在夜里,残忍杀害了周子昆和项英,夺取了他们身上的金条和银元(突围时匆匆携带在身上的军费),又打伤了睡梦中的黄诚后,带着沾满鲜血的金银向敌人“邀功讨赏”去了。

1941年1月25日,党组织在盐城重建新四军军部,陈毅任军长。这天,陈毅把何子友叫来。

何子友看见他焦急地问:“军部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周子昆呢?他怎么样?”陈毅默默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怀表。怀表是叶挺将军在北伐时送给周子昆的,这么多年从未离身。

何子友看着这件“遗物”昏了过去,医护人员赶紧抢救。醒来的她,看着陈毅军长等人,坚强地说:“你们放心吧,我不会想不开,还有工作没做,还有孩子要照顾。”

同年7月,周子昆的遗腹子出生。何子友按照丈夫遗愿,给他取名为周林。这年,何子友也才28岁,好心的领导和同志劝她再嫁,但她婉拒了,坚定地说:“我是孩子的妈妈,也是孩子的爸爸,子昆的孩子永远姓周!”

1985年,新四军军部旧址陈列馆在泾县云岭开馆,何子友老人也应邀参加了开馆仪式,她看着馆内的一切,思绪仿佛又回到了当年……